当前位置:中新网云南频道 > 正文
网约车“补贴战”再起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编辑:赵晏尼 2018年04月13日 16:45

  市民“0元乘车”,出租车司机转岗,主管部门开罚单……

  网约车“补贴战”再起,出租车行业“驶”向何方?

  本报记者郑生竹、杨绍功

  即使那些从不打车的人,也正在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被动卷入美团和滴滴的网约车价格战。比如,最近很多江苏人发现,上班高峰期跟自己挤公交地铁的人少了很多——他们可能受到补贴诱惑,选择了网约车。

  传统出租车司机的感受更直观。在南京,3000多辆出租车闲置在城市高楼间的空地上,一片黄澄澄的,十分打眼。一年多来,南京有四分之一的出租车被司机退租,越来越多司机为了抢高额补贴,进入网约车平台。在其他城市,则一度出现近百辆出租车临时聚集,对价格战影响运营秩序表达不满。

  当亟待改革的传统出租车遇上商战不休的网约车,出租车改革究竟会遇到怎样的问题,又该如何破解?《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展开了调查。

  价格战背后的市场逻辑

  不同于此前价格大战往往是同业竞争,这次是错身互挖墙角。美团和滴滴其实都是想对外证明,他们能够掌控消费流量的入口

  多年之后,美团和滴滴的负责人想起今天这一幕,也许会感觉有点尴尬——他们讲的故事难以令人信服。

  美团说,我的食客需要打车;滴滴说,我的乘客需要外卖。奇怪的是两家企业并没有抱团合作、取长补短,而是各起炉灶、铺开摊子,杀入了自己不擅长的领域——美团招募网约车司机,滴滴组织起送餐小哥,并相互厮杀打起了价格战。

  在江苏无锡,工商部门紧急叫停了滴滴与美团之间的外卖价格战,因为两家企业大量发放巨额优惠,让众多线下商户疲于应对订单,不得不暂停营业。无锡工商部门认定,两家企业扰乱了社会秩序。

  然而,这两家互联网企业在更大“战场”上的角逐,并没有被相关部门叫停。

  不少出租车司机都记得美团进入南京市场的日子——2017年情人节。然而,那个情人节对传统出租车而言没有甜蜜回忆。南京是美团打车进入的第一个城市。

  一年后的3月21日,在南京站稳脚跟的美团又进军上海。不同于此前的不露声色,这次它大张旗鼓,对司机们喊出了“月入两万不是梦”的口号。

  美团迅速发布数据支撑自己的口号,登陆上海首日便声称完成单量已突破15万单。随后,第三天宣布订单突破30万,已经是滴滴的1/5。

  滴滴的反手一击被网友形容为“牛头不对马嘴的声东击西”。4月10日,滴滴外卖对外宣称无锡上线首日订单突破33.4万份,市场份额升至第一。

  出现这样的事情并不奇怪。一位业内人士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不同于此前价格大战往往是同业竞争,这次是错身互挖墙角。让用美团点评出去吃喝玩乐的人用美团打车,用滴滴出行出门的人上滴滴外卖,其实都是想对外证明,他们能够掌控消费流量的入口。

  外界对这两家企业上市的预期越来越强烈,而上市不仅需要有好的“故事”,还需要有漂亮的数据,以增加企业的估值。这是当下在互联网企业中通行的游戏玩法。

  既然,做外卖的能做出行,做旅游、做地图的又有何不可?紧随美团打车进入上海一周后的3月27日,高德地图宣布在成都和武汉推出顺风车业务,同时开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等城市的车主招募。而在4月3日,携程宣布旗下专车业务获得网约车运营资质,将主打旅游交通市场。

  南京红山路上的中北的士公司大院里,停放的出租车越来越多,这让南京出租汽车协会秘书长凌强越发感觉不安。恐怕将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参与到这场由两家企业掀起的价格大战之中,这对传统出租车是个坏消息。

  虽然凌强已经离开中北公司,但成为行业协会的负责人后,看到的情况更令他忧虑。

  与凌强所在的地方隔着一个玄武湖,在南京市中央北路附近的一处空地上,一大批黄色出租车停放于此。据附近居民反映,这些车多是新运过来没多久的,都是出租车司机退租的车。像这样的停车场还不止一处,南京浦口、尧化门、铜井、周岗等地以及各出租车公司大院内,也停放有大量退租的出租车。由于数量巨大,出租车公司会不定时转移地点停放。在部分停放点,一大批退租的车都用黑布覆盖起来。

  凌强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自2017年初至今,当地因无人承租而闲置的传统出租车已经超过3000辆,占全市运营出租车总数的1/4。

  “一分钱打车,一元钱打车,明显低于运营成本价,挤占了传统出租车的客源。”凌强指出了大规模退租的原因,他特别强调,全国还没有一个城市出现像南京这样的大规模退租现象。

  这是滴滴和美团的战果之一。两家企业争夺市场份额,让传统出租车企业加速凋敝。

  传统出租车司机悄然转身

  南京市出租车的“份子钱”,一度高达7000至8000元,网约车兴起后几次下调,目前普遍在5000至6000元左右。然而,退租的司机依然不减

  “传统出租车或许是唯一的输家。”凌强等传统出租车行业的负责人普遍持有这样的观点。

  他们仍记得2012年左右,打车平台初创时,正是依靠传统出租车进入的市场。而至今,数轮价格战之后,传统出租车一次比一次受伤。

  南京中北的士公司安机科科长冯梦智表示,南京出租汽车公司从2015年开始一直在走下坡路,尤其是美团进入南京市场与滴滴出行掀起价格大战之后,出租车司机退租明显增多。他说,中北的士共有1913辆出租车,目前已有240多辆车退租。

  受网约车冲击,南京出租车退租量约占总数1.2万辆的四分之一。南京多处出现出租车“坟场”,部分出租车辆投入使用时间不长。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在位于南京安德门地铁站附近的中昊停车场内看到,有200多辆黄颜色车身的出租车停放在此。一些出租车内饰塑料膜还未拆封,车身还很新。

  南京的出租车每隔7年才会更新车辆。2017年开始,部分车辆临近更新期,有些出租车公司因为经营不佳,希望对车辆延期更新,也有部分直接停运了。目前停运的3000多辆出租车中,仅有百余辆是因为更新期到期而停运。这意味着大量被退租的车辆还没到换包和更新的时候。

  为什么出租车司机们坐不住了?于先生开了17年出租车,现在正打算退租。在他的身边,已经有很多同事跳出去开网约车。而他,现在每个月还要交4900元“份子钱”。他掰着手指头给记者算了一笔账,扣除油费、保险等成本,一个月他只能挣到4000元左右,比起以前八九千一个月,收入腰斩一半,感觉说话的底气都不足了。

  为留住出租车司机,政府指导传统出租车公司不断改革。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客运管理处办公室副主任许兵记得,南京市传统出租车月度承包金,即通常所称的“份子钱”,曾一度高达7000至8000元,网约车兴起后,由于传统出租车客单量减少,几次下调,目前普遍在5000至6000元左右。然而,即使“份子钱”下调,退租的出租车司机依然不减。

  于先生与出租车公司签订的承租合同将在下个月到期,即使公司届时将会把“份子钱”下调到3000元,他还是打算辞职另谋出路。《新华每日电讯》记者了解到,在南京,退租的出租车司机会损失2万元保证金,但依然有不少出租车司机选择违约,以便早点改换门庭去开网约车。

  与几年前不同,这次面对网约车冲击,传统出租车从业者没有选择激进的方式维权。南京的传统出租车司机没有选择罢运,即便是在有近百辆出租车聚集的上海,司机们也只是以此简单表达一种态度:抗议网约车价格战影响市场秩序。

  像司机戴师傅一样,更多人选择了用脚投票,转向网约车。戴师傅觉得,出租车退租说明会有更多的网约车加入,“这说明开网约车比开出租车好呀!”

 [1] [2] [下一页]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