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云南正文

当前位置:中新网云南频道 > 正文
专访大益文学院院长陈鹏
来源:大益文学院 编辑:王旌亚 2020年06月05日 16:53

  1.为什么要设立大益文学双年奖?请介绍一下此奖设立颁发的前前后后吧。

  答:大益文学院成立之初就有颁发大奖的初衷,实际上,我们的最初设定是“大益华语文学双年奖”,并且2017年即启动了该奖项的初筛、初评、终评;其评选目标是全球两年来最优秀的华语长篇小说,只奖一部,只对作品,不对作家。但由于种种原因,此奖去年最终流产。于是,我们启动了针对大益文学书系两年来所发表作品的“双年奖”,亦算是小小的弥补吧。“大益文学双年奖”是对近三年来的大益文学书系的优秀作品予以审评。今后,我们拟两年颁发一次奖项。

  2.如何保证大益文学双年奖的公平和公正?它和国内的诸多文学奖项有什么区别?

  答:我想,任何绝对的公平公正都是美好的愿景,我们只能尽一切力量做到相对的公平和公正。这就要求评委们极具专业素养和眼光,这届的评委都是国内最顶尖的作家、主编及评论家,其专业性的眼光毋庸置疑。

  其次,我们采取了背靠背打分,做到了相对公平。但的确只能是相对的,比如在提交初评名单时,就错过了一些优秀之作,我个人就非常看好北京作家陈集益的作品《鼻子》、美国作家内森·英格兰德的《窥视秀》,他们竟然未能入围。但这个名单是大益文学院的各位编辑同仁们精挑细选出来的,也不能以我个人的好恶横加干涉。我也是终评委之一,彼此没有通气,没有打招呼,没开终评会,也就是说,7个终评委,你根本不知道彼此究竟为谁投票,给谁打分,这一点我是绝对有信心的。比如,我和马原,彼此连只言片语都没说过,你愿意给谁投票就给谁投票,不是说,咱俩商量一下,这奖到底给谁。我想,这种背对背的形式,尽可能地避免了人情,最大限度规避了暗箱操作。

  当然,评委都有自己的倾向性,但最终我们是靠票数也就是综合得票率评出来的,头名和此名之间,各个作家之间,得票率都相当接近,可见竞争之白热和惨烈。

  国内其它奖项的评奖细则我不太清楚,我们肯定有相似之处,也必然有所区别,就这一届的情况看,我想我们做到了相对公平。一个最重要的“不同”在于,我们偏重创新性的、先锋性的作品,比如本届获最佳小说奖的何凯旋的《兴凯湖》就是如此,争议很大,但它在所有入围作品中的“先锋性”是最强的,所以评委们不约而同为它打了分,最终以1分的微弱优势胜出。下一届,我们还将在初评规则、评委组成方面有所创新,其目的只为“公平”,尽量让大家“服气”,尽可能评出优秀的、有锐气、有先锋品质的佳作。

  3.创立大益文学院的初衷是什么?

  答:大益文学院创立至今,已经四年整。四年来我们风雨兼程,兢兢业业,为每一辑的《大益文学》的编辑出版,为微信公众号的撰写运营倾尽了全力……我们是大益茶业集团的子公司,大益集团作为中国首屈一指的茶企,吴远之董事长作为一名有伟大抱负的企业家,四年来给予了文学院莫大支持。没有大益,何来文学院?我们的初衷,实际上就是通过不懈的努力,尽量开辟一条文学的民间道路,为中国作家走出去搭建良好的平台,为众多才华横溢的年轻作家提供优质的竞技场,所以我们才有了千字千元的创新性举措,才有了法国、西班牙的国际写作营,才有了运营大奖扶掖佳作的初心……一言以蔽之,我们想做的,无非是在碎片化、娱乐化的当代语境中,捍卫汉语写作的尊严,让更多作家找得到温暖,找到知音,寻求“庇护”——说真的,我也写作,作家实际上是非常脆弱的,很多时候需要互相取暖,彼此鼓励,更需要通过发表作品获得信心……当然,捍卫尊严这种话说说容易,做起来太难了。你终将考虑中国的文学大环境和作家们各种各样的心思,想法……但我们的心是好的,是坦诚的,是把我们的作家当朋友甚至亲人的。时间会证明一切。

  4.作为国内首个高端民营文学机构,大益文学院的运营理念是什么?

  答:运营理念无非是以纯文学为核心,强调作品的先锋性和高品质,让更多有才华的作家得到施展的机会。迄今,大益文学书系已经做到十四辑了,总体上维系了较高的文学水准,从来没有什么关系稿人情稿,一律靠作品说话。实际上,我们是对体制内期刊的某种补偿。我们是合作互补关系,非对抗敌视关系。

  5.大益文学院成立后发展状况如何?

  答:成立四年来,我们运营良好,每一辑大益文学发行量都很高,每年我们都能盈利……还是要感谢吴远之先生,感谢大益集团。

  6.大益文学院成立至今有哪些代表作?

  答:代表作?这次获奖的作品就是。

  7.大益文学院成功举办过哪些活动,达到了什么样的效果?

  答:成立之初,我们举办了丽江的“第三届中国丽江(大益)国际当代文学论坛”,岳阳的“大益·中国中青年作家岳阳峰会”,“第二届大益·晋宁大航海诗歌艺术汇”,“面向世界的写作——‘大益文学’之西安论坛”等等重大文学活动,小的文学沙龙文学研讨更多了。最重要的,我们分别于2017年、2018年分别前往法国、西班牙开办了两届大益国际写作营,带领我们的签约作家前往欧洲,与各国作家交流、学习、生活,此种模式大大开拓了作家视野,收获了重要信息,让他们更自信也更从容。国际写作营的模式我们还将坚持,今年碰上疫情,但总会过去的,我们还会继续举办第三届写作营,目前正在选址并进行相关策划。

  8.近年来,大益文学院陆续与众多知名作家进行签约,对于大益文学院来说,和这些作家签约有什么样的重要的意义?

  答:签约是我们的积极尝试,是为了加强和作家的联系,为大益文学书系的编辑发行提供保障。目前我们签约了国内老中青三代41名优秀作家,今年还会签下10人左右。我们签约的标准是要在大益文学书系上发表过作品的作家。签约制度还有待深化和推进,也就是说,要让签约作家们真正得到帮助,得到关心,让他们有家的感觉。现在我们和作家的联系还是过于松散了……

  9.大益文学院还将涉猎戏剧、电影等领域,目前有什么样的突破?

  答:影视是另一个更大的领域,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可积极尝试,但鉴于我们先锋性的定位,寻求改编也好,合作也罢,都难。所以,暂时也还未真正启动。我写过话剧《陆羽》且在北京首演,今后也会有类似项目逐步探索和推进。那是另一个话题了,太大。

  10.在带领大益文学院继续前行之际,您自己还在写作吗?

  答:平时太忙,经常身心俱疲,甚至有时会对文学之未来产生怀疑,毕竟,未来实在过于虚幻,而且,我们又在体制外作战,没有任何体制内的优势,其难度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鼓励、说服自己尽力写作,不能放弃……这些年在各大刊发的东西不少,也获过奖,但文学自有其永恒而残酷的法则,比起我向往不已的伟大经典,膜拜叹服的先锋神作,我写过的以及要写的,也许,根本不值一提。(完)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