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云南正文

当前位置:中新网云南频道 > 正文
最佳域外小说奖入围作品——大卫·范恩[美] 《鱼类学》
来源:大益文学院 编辑:王旌亚 2020年06月05日 17:57

大卫·范恩[美] 《鱼类学》

——发表于大益文学书系《虚与实》

  Diana Matar/摄

  大卫·范恩,1966年生于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岛,成长于凯奇坎岛,毕业于斯坦福大学英文系,并获得康奈尔大学创意写作硕士。他的第一部小说《一个自杀者的传说》由于没有文学经纪人愿意向出版社推荐而被搁置十二年。在此期间为了生活,他当了八年船长,还做过造船工作。直到他获得了格蕾丝·佩莱短篇小说奖,该书才于2007年由参与主办该奖项的马萨诸塞大学出版社出版。2010年,哈珀-柯林斯出版社再版该书,获得巨大成功,在国际上获得十多个文学奖项,并在11个国家的40家媒体入选“年度最佳图书”名单。

 

《鱼类学》(节选)

  我的母亲是在埃达克岛上生下我的。埃达克岛在白令海峡的尽头,只是阿留申群岛尽头积雪覆盖的小块陆地。我父亲当时正以牙医的身份,在海军服两年的兵役,他之所以选择去阿拉斯加,是因为他喜欢打猎和钓鱼。但是当他提出这项申请时,他显然对埃达克岛一无所知。如果我母亲早知道那里的情况,她一定亲手把这个申请划去。只要掌握充分的信息,我母亲从来没有做过错误的选择。所以她拒绝自己发烧的、生着黄疸的婴儿被拉出埃达克岛的地下海军医院,塞进那架在跑道上等候了六个多小时的喷气式飞机。因为我的体温已经达到105华氏度,并且还在攀升,医生们和我父亲都建议把我运回美国本土,住进一家真正的医院(当我们住在那里时,埃达克岛上没有人能挺过一场轻微的心脏病,没有人)。但是我母亲拒绝了。带着一种本能的恐惧(我父亲常将之形容为动物性的),她很确定一旦被运到高空中,我就会死去。她将我放在一只普通的白色澡盆里,里面注满了凉水,我活了下来,甚至变得更强壮。我那橘色的斑斑点点的皮肤逐渐平缓,变成健康婴儿拥有的粉红色;我的四肢不再蜷缩,两条腿甚至在水里拍打着,直到她把我抱出去。然后我们都睡着了。

  等我父亲服完海军兵役,我们搬去了凯奇坎,那是位于阿拉斯加东南部的一座海岛,他在那里买下了一间牙医诊所。三年之后,他又买下一艘渔船。那是一艘崭新的二十三英尺长的玻璃纤维游艇,有可住宿的舱房。有个星期五的下午,他把船驶回来。我们在岸边朝他欢呼,他的夹克里面还穿着牙医的工作服。他将游艇滑向在码头的船位,第二天一早,他站在船坞的尽头,垂视着阿拉斯加清澈、刺骨的海水,在三十英尺之外,“雪鹅”盘踞在灰色的圆石中间,像一场白色的海市蜃楼。我父亲将他的船命名为“雪鹅”,是因为他满脑子都梦想着白色的船身翱翔于水面。但是那天下午他发动船体的时候,他忘记放排水塞了。和我母亲不同,他从来看不见也听不到事物表面之下的问题。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