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云南正文

当前位置:中新网云南频道 > 正文
最佳散文奖入围作品——于坚《巴黎记》
来源:大益文学院 编辑:王旌亚 2020年06月05日 22:22

于坚《巴黎记》

——发表于大益文学书系《在别处》

 


  于坚,云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20岁开始写作,持续近四十年。著有诗集、文集20余种、摄影集一种,纪录片四部。曾获台湾《联合报》14届新诗奖、台湾《创世纪》诗杂志四十年诗歌奖、“华语文学传媒大奖”年度诗人奖、鲁迅文学奖、朱自清散文奖、百花散文奖、德语版诗选集《零档案》获德国亚非拉文学作品推广协会主办的“感受世界”亚非拉优秀文学作品评选第一名、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全球摄影大赛华夏典藏金框奖。纪录片《碧色车站》入围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银狼奖单元(2004)。英语版诗集《便条集》入围美国BTBA最佳图书翻译奖(2011)、入围美国北卡罗纳州文学奖(2012),法语版长诗《小镇》入围将于2016年5月揭晓的法国“发现者”诗歌奖。

 

  《巴黎记》(节选)

  2017年12月18日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对伟大的东西如此严厉,而对渺小的东西如此不屑与宽容”(巴尔扎克《邦斯舅舅》)巴黎,到处是过期的宴会、过期的下水道、过期的电线杆子、过期的墙壁、过期的情人、过期的柱子、过期的表白、过期的墙垛、过期的剧本、过期的台阶、过期的座位、过期的雨蓬、过期的孤独和忧郁……“无墙的博物馆”(马尔罗)这位老巴黎说的就是巴黎自己。巴黎在乎的只是它过时的、致命的美。迷恋这种过期的破败之美只会使人堕落,失去现代世界必备的进取之心。我无可救药地堕落着,没有工作,没有单位,远离祖国,不是法国人,更不是巴黎人,也不是腰缠万贯的游客,我是某种蛆一样爬在巴黎这本腐烂的巨书里的虫子。你无法在任何一本真正的书上看到巴黎,这本书是人类创造的自然之书,第二自然的经典,读这本书就像上床一样,你得自己爬进去,毫无廉耻的浸淫,就像与一位即将倒塌、肥胖淫荡而魅力无穷的老妇做爱,耗干的是你的心智而不是你的肉体,你会获得生命的深度,无用的奢侈,丰富的贫乏。这城市充满着无用的诱惑,这种诱惑有色情的部分,有神秘的部分,有回忆的部分,有未知的部分,有一见钟情,也有厌倦,有喜悦,也有迷惘,有兴奋,也有忧伤,这位老妇曾经国色天香、如今老态龙钟,失去了肉体的鲜味,但被时间之盐腌制得风韵老道,魅力十足,大师级的老鸨。这是一个世界故乡,当所有的故乡都被摧毁之后,故乡的旧家具、霉味、盐巴、灰尘、剥落的镀金、幽灵……全都集合到这里。我嗅到一个腐烂的蔷薇园的气味,多年前它曾飞过昆明,一群暗紫色的芳香之鸟。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