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云南正文

当前位置:中新网云南频道 > 正文
最佳域外小说奖作家石黑一雄作品译者谈
来源:大益文学院 编辑:王旌亚 2020年06月06日 16:05

  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1954—),日裔英国小说家。1954年11月8日生于日本长崎,1960年随家人移居英国,先后毕业于肯特大学和东安格利亚大学,并于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1983年开始发表小说,其主要作品有《群山淡景》、《浮世画家》和《长日将尽》等。曾获得1989年布克奖、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大英帝国勋章、法国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等多个奖项,与鲁西迪、奈保尔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译者:张晓意

  北京师范大学英语语言文学方向研究生,毕业后翻译多部英语文学作品。译著包括石黑一雄《远山淡影》《小夜曲》,奈保尔《游击队员》,欧文·斯通《痛苦与狂喜——米开朗基罗传》,本·方登《漫长的中场休息》等。

  作品片段

《伤心情歌手》(节选)

  我发现托尼·加德纳坐在游客当中的那天早上,春天刚刚降临威尼斯这里。我们搬到外面广场上来刚好一个星期——跟你说,真是松了口气,在咖啡厅的最里面演奏又闷又挡着要用楼梯的客人的路。那天早上微风习习,崭新的帐篷在我们身边啪啪作响,我们都觉得比平时更加愉悦和精神,我想这种心情一定反映在我们的音乐里了。

  瞧我说得好像我是乐队的固定成员似的。事实上,我只是那些个“吉卜赛人”中的一个,别的乐手这么称呼我们,我只是那些个奔走于广场、三个咖啡厅的管弦乐队里哪个缺人,就去哪里帮忙的人中的一个。我主要在这家拉弗娜咖啡厅演奏,但若遇上忙碌的下午,我就要先和夸德里的小伙子们演奏一组,然后到弗洛里安去,再穿过广场回到拉弗娜。我和这三支乐队都相处得很好——和咖啡厅的服务生们也是——在别的哪个城市,我早就有固定职位了。可是在这里,传统和历史根深蒂固,事情都倒过来了。在其他地方,吉他手可是受人欢迎的。可是在这里?吉他手!咖啡厅的经理们不自在了。吉他太现代了,游客不会喜欢的。去年秋天,我弄来了一把老式椭圆形音孔的爵士吉他,像强哥·莱恩哈特[ 二十世纪欧洲爵士吉他巨匠,吉卜赛人,出生于比利时。]弹的那种,这样大家就不会把我当成摇滚乐手了。事情容易了些,可经理们还是不喜欢。总之,实话告诉你吧:倘若你是个吉他手,就算你是吉他大师乔·帕斯,也甭想在这个广场找到一份固定工作。

  当然了,还有另外一个小小的原因:我不是意大利人,更别说是威尼斯人。那个吹中音萨克斯风的捷克大个子情况和我一样。大伙儿都喜欢我们,乐队需要我们,可我们就是不符合正式要求。咖啡厅的经理们总是告诉你:闭上你的嘴,只管演奏就是了。这样游客们就不会知道你不是意大利人了。穿上你的制服,戴上你的太阳镜,头发往后梳,没有人看得出来,只要别开口说话。

  可是我混得还不错。三支乐队都需要吉他手,特别是当他们与竞争对手同时演奏的时候,他们需要一个轻柔、纯净,但是传得远的声音作背景和弦。我猜你会想:三支乐队同时在一个广场上演奏,听起来多混乱啊。可是圣马可广场很大,没有问题。在广场上溜达的游客会听见一个曲子渐渐消失,另一个曲子渐渐大声,就好像他在调收音机的台。会让游客们受不了的是你演奏太多古典的东西,这些乐器演奏版的著名咏叹调。得了,这里是圣马可,游客们不想听最新的流行音乐。可是他们时不时要一些他们认得的东西,比如朱莉·安德鲁斯[ 英国著名电影和舞台剧演员、歌唱家。]的老歌,或者某个著名电影的主题曲。我记得去年夏天有一次,我奔走于各个乐队间,一个下午演奏了九遍《教父》。

  总之就是在这样,一个春天的早晨,当我们在一大群游客面前演出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托尼·加德纳,独自一人坐在那里,面前放着一杯咖啡,差不多就在我们的正前方,离我们的帐篷大概只有六米远。广场上总是能看见名人,我们从来不大惊小怪。只在演奏完一曲后,乐队成员间私下小声说几句。看,是沃伦·比蒂[ 美国著名演员、导演。]。看,是基辛格。那个女人就是在讲两个男人变脸的电影里出现过的那个。我们对此习以为常。毕竟这里是圣马可广场。可是当我发现坐在那里的是托尼·加德纳时,情况就不一样了,我激动极了。

  托尼·加德纳是我母亲最喜爱的歌手。在我离开家之前,在那个共产主义时代,那样的唱片是很难弄到的,可我母亲有他几乎所有的唱片。小时候我刮坏过一张母亲的珍贵收藏。我们住的公寓很挤,可像我那个年纪的男孩子有时就是好动,尤其是在冬天不能出去的时候。所以我就从家里的小沙发跳到扶手椅上这样玩,有一次,我不小心撞到了唱片机。唱针“嗞”的一声划过唱片——那时还没有CD——母亲从厨房里出来,冲我大声嚷嚷。我很伤心,不是因为她冲我大声嚷嚷,而是因为我知道那是托尼·加德纳的唱片,我知道那张唱片对她来说多么重要。我还知道从此以后,当加德纳轻声吟唱那些美国歌曲时,唱片就会发出“嗞嗞”的声音。多年以后,我在华沙工作时得知了黑市唱片,我给母亲买了所有的托尼·加德纳的唱片,代替旧的那些,包括我刮坏的那一张。我花了三年才买齐,可我坚持不懈地买,一张张地买,每次回去看望她都带回去一张。

  现在你知道当我认出托尼·加德纳时为什么会那么激动了吧,就在六米以外啊!起初我不敢相信,我换一个和弦时一定慢了一拍。是托尼·加德纳!我亲爱的母亲要是知道了会说什么啊!为了她,为了她的回忆,我一定要去跟托尼·加德纳说句话,才不管其他乐手会不会笑话我,说我像个小听差。

  但是我当然不可能推开桌椅,朝他冲过去。我还得把演出演完。跟你说,真是痛苦极了,还有三四首歌,每一秒钟我都以为他要起身离开了。可是他一直坐在那里,独自一人,盯着眼前的咖啡,搅呀搅,好像搞不清楚服务生给他端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他的装扮与一般的美国游客一样,浅蓝色的套头运动衫、宽松的灰裤子。以前唱片封面上又黑又亮的头发如今几乎都白了,但还挺浓密,而且梳得整整齐齐,发型也没有变。我刚认出他时,他把墨镜拿在手里——他要是戴着墨镜我不一定能认出来——但是后来我一边演奏一边盯着他,他一会儿把墨镜戴上,一会儿拿下来,一会儿又戴上。他看上去心事重重,而且没有认真在听我们演奏,让我很是失望。

  ……

石黑一雄译者谈翻译:小众的文学作品,译者挣不到什么钱

当下翻译现状一二谈

张晓意

  石黑一雄的短篇小说《忧伤情歌手》荣获大益文学院主办的文学奖——大益文学双年奖的最佳域外小说奖,评委会邀请我这个译者写点获奖感言,着实令我受宠若惊。作品获奖更多的是原作者石黑一雄的功劳,我作为译者只是沾了他的光,实在不敢越俎代庖。怎奈盛情难却,加上大益文学编辑给我提议的选题是结合自己的翻译经历,写写对当下翻译现状的思考。这个话题,我大概还是有东西讲一讲的。

  当下翻译现状一,译者的知名度(shou ru)与原著和原作者的知名度息息相关。早在2002年,译林出版社就引进、出版了石黑一雄的多部作品,然而石黑一雄在中国一直默默无闻。再举一个例子,马爱农老师因为《哈利·波特》系列而名声大噪,以至于《哈利·波特》成了马老师的标签,其实马老师翻译过很多图书。其中鲜有人知道她还翻译过美国作家威廉·巴勒斯的代表作《裸体午餐》,我也是在翻译另外一本书、查阅资料的时候才知道的。这部描写瘾君子的另类文学作品,其翻译难度远甚于儿童文学《哈利·波特》。

  这一现象的结果就是译者的收入往往与其付出的劳动不相匹配。讲真,发现《裸体午餐》是马爱农老师翻译的时候,我颇为惊讶,因为这根本是吃力不讨好的活儿。译者的稿酬一般是基本稿酬加印数稿酬,基本稿酬大家都差不多,资深译者会比新人高一些,但是出版社或者出版公司不会因为你的名气大、资历深就出多倍的翻译稿酬。译者收入差别主要来自印数稿酬,多印多卖,译者才多拿钱。《裸体午餐》这样的作品非常小众,印数绝逼不高,又如前所述,翻译难度不小,我着实佩服马老师的精神和勇气。

  当下翻译现状二,机器翻译方兴未艾。谈论当下的翻译,机器翻译是绕不过去的话题。之前人们还觉得机器翻译只适用于翻译说明书、法律文件等程式化的应用型文体,与创造性的文学翻译无涉。现如今,机器翻译不仅在应用型文体翻译领域应用越来越广泛、准确度越来越高,一些对译文要求质量不高的网络文学也开始采用机器翻译+译后编辑(MT+PE)模式。套用一句网络流行语:“大人,时代变了”,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这样的改变。

  作为一名80后译员,我刚好见证了机器翻译从无到有、从弱到强的发展过程。十几年前我上大学时,我们的翻译老师一边给我们上课,一边攻读计算机博士,研究机器翻译。当时我们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翻译是复杂的人脑活动,电脑可以做到?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里,机器翻译从基于规则演变为基于实例,再演变为统计机器翻译、神经网络机器翻译,机器翻译出来的文本从原来的不堪卒读,到现在越来越像人话。

  对于机器翻译我的观点与大佬们一样,直接引用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研究员宗成庆教授的话:“毋庸置疑,机器翻译可能替代那些任务重复性较大、翻译难度较低的低端翻译人员……但不可能取代高端翻译(如重要文献、伟人著作、文学名著等翻译)人员,更不可能消除翻译职业。”(《光明日报》2019年03月16日12版)

  为了方便大家理解,我打个比方:机器翻译与人工翻译好比成衣与高端定制服装。现代社会,无法想象还靠人工缝制一件件衣服。同理,信息爆炸时代,不可能所有内容都靠人工翻译。然而,有些场合和人士有高定的需求,就需要高级服装设计师、高级裁缝。同理,国家领导人讲话、甲方客户重要文件、文学名著等,都需要资深译员字斟句酌、仔细修改审校。

  是成为流水线工人还是高级人才,甚至是艺术家(创作的不仅是一件衣服、一份文件,更是一件艺术品),it’s all up to you。当然,翻译行业的健康发展也离不开提高译员待遇。

  翻译现状还有很多其他方面可谈,比如翻译教育。鉴于篇幅有限,这次就谈这两点。最后,再次感谢大益文学院,感谢评委会。祝大益文学越办越好。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