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云南正文

当前位置:中新网云南频道 > 正文
杨孝忠的幸福生活
来源:中新网云南 编辑:孙宁萌 2020年06月30日 16:46

  中新网云南新闻6月30日电(杜明彦 车玉奎)6月29日,曲靖市马龙区烈日炎炎,在马过河镇马堡地村,参与修建进村道路的杨孝忠一脸乐呵,“这久庄稼种上,现在家里没事,工地上一天能挣100元,还能管好家里。”

  在距离施工工地200米左右的斜坡上,杨孝忠家的二层楼房显得华丽大气。

  家中,妻子梁桥花正在观看韩国电视剧。

  “要在早些年,这个时节根本没空在家闲着。”梁桥花介绍说,即便庄稼地里没事,也要忙着到山上去找柴。

  41岁的梁桥花,娘家就在距离马堡地村约5公里外的车章村。在她的记忆中,整个少年阶段几乎都是在农地耕作和山林砍柴中度过,“没办法,在那个年月,家里煮饭、煮猪食、取暖,甚至照明都得用到柴。”

  马堡地村是上世纪八十年代通的电。通电之初,电力的唯一效用就是照明,“村里面能点15瓦、25瓦电灯的人家算是大户,点40瓦的极少极少。”杨孝忠说,不仅是灯泡暗弱,还经常停电,而且不少时候一停就是一个星期或十多天。

  后来,随着时代的变化,村里年轻人大量外出务工。先富起来的人家开始买来电饭煲、电炒锅和猪草机等机械。起初,电器还能使用,少量人家因此而获得便利,但随着电器的增多,村民发现,不少机器都因电压不足而无法使用,一些人家甚至发生电器被烧毁的情况。

  “那个时候,线路维护的主要目的,就是接通电,至于电杆、线径,没有过多的考虑。所以,经常存在这样情况,同一条线路上,这一档线径比较粗,而下一档又比较细。”当时负责马堡地村线路运维的田云富说到。

  在这种情况下,村民持续不断地上山砍柴。“一个四口之家,一年约要4吨左右的烧柴。”梁桥花介绍说,那时,除了农地耕作,另一项主要的活计就是到山上去砍柴。“除了农历冬月、腊月间专门抽出时间砍柴外,每天去地里干活,回来的时候也得带一捆回来。往往6点钟干完活,因为砍柴,回到家时已是晚上8、9点钟。”杨孝忠说。

  而晚上8、9点钟回到家的村民,吃完晚饭后仍不得休息,一大堆猪草等着他们去砍剁。一家人养殖4、5头猪,仅猪草就得砍剁到晚上11、12点多。而第二天一早天还不亮,有得起来生活。因为,有一大锅猪食等着煮。

  持续不断的砍柴,给村民生产生活带来巨大的负面影响。

  首要一点就是极端的气候和严重的水土流失。杨孝忠回忆说,“那些年,经常遇到春旱,依靠天降雨种地的村民,几乎每个春天都在焦虑地等待。不下雨则不下雨,一下就经常下大暴雨,倾盆大雨降下来,山上树木植被又少,所以经常发生洪灾。所以,春天干旱、夏天洪涝是那个时候经常遇到的情况。”

  彼时,杨孝忠家耕种的10多亩土地,每年都有2、3亩被洪水冲毁。

  而最让杨孝忠夫妇印象深刻的,是约16、17年前的一天。

  那是一个春季插秧的季节。梁桥花回娘家帮忙插秧,下午时分,只见村里自家房子的方向浓烟滚滚,熙熙囔囔的声音几里外都能隐约听见。

  她估摸和担忧着放下手中的活计,往家跑。

  到家时,她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她家和村里联排5家人的房子遭遇火灾,全部化为灰烬。“除了人没有伤亡外,财产基本都被烧光了,连猪都被烧死在圈里。接下来几天,吃的是政府救济的大米,睡的是政府给的被子。”至今回忆起来,梁桥花夫妇俩仍面露苦容。

  “那次火灾,很有可能就是村里人家生火做饭、煮猪食造成的。用木柴过生活的日子,不仅森林遭殃,我们老百姓也遭殃啊!”梁桥花说到。

  后来,他们利用政府资助的三千元和东拼西凑来的七千元,投入一万建成了现在大房子旁边一间60平米的房子。

  之后,夫妇俩勤耕苦做,栽烤烟、养牲畜、外出打工……

  2016年,他们利用车马碧水库占用其土地获得的10多万补偿款,加上多年的积蓄,花了10多万盖起现在“比之前老房子要好无数倍的楼房”。

  “在我们家从一无所有当今天样样都有的过程中,我们首先要感谢共产党,同时也要感谢供电部门!”杨孝忠说,“家里种出的烤烟,通过电烤房才卖出了好价钱,离开了猪草机等机器的话,也根本养不出这么多牲畜来。我们在致富路上走出的每一步,都有着供电部门的艰辛和付出。”(完)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