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南新闻网首页 > 时代人物 > 正文
崔永元:培养合格的公民
来源:中国企业家 编辑:张莉苹 发布时间:2011-07-19 15:15:57

\

    也许乡村老师教育的孩子里没有几个大学生、没有几个硕士,甚至一个博士都没有,但是他们可以培养出一批又一批合格的公民

 崔永元

 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崔永元”公益基金创办人

 2006年我们去长征(注:崔永元组织的重走长征路活动)的时候,带着筹到的1800万块钱,想为底下的乡村学校办一点事。我们走了236个乡村学校,发现为乡村学校做慈善特别简单,因为它省钱。7000块钱办世博会办不下来,但是足够为一个乡村学校解决困难:你可以把水泥黑板换成玻璃黑板;可以给学校买10盒彩色的粉笔——孩子们从来不知道粉笔还有彩色的;可以给他买一个篮球、排球,买一个乒乓球案子;送他们一些书、一台286的电脑……几千块钱就可以翻天覆地了。我们花20万就可以建成一个学校,花30万这个学校就还带操场,我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善款的力量有这么大!

 那个时候我接触了很多乡村教师和乡村的孩子们,我内心受到了深深的刺痛。比如大家都听说过的故事:乡村老师告诉孩子们,乘客坐在飞机的翅膀里。我们长征的时候正在举行世界杯,队员每天走路都在跟我说:“崔老师,今天晚上能不能找一个有电视信号的地方?有一个重要的比赛。”他们走路那么累还想看世界杯,但我们到了一个乡村学校,拿着足球问孩子“你们知道现在正在举行世界杯吗”时,孩子们看着我一脸茫然。我又问:“你们知道什么叫足球吗?”他们还是一脸茫然。这个省按说不穷,这个省的电视台一直在办超级女声,但孩子们不知道足球。

 然后我就告诉他们足球是怎么回事。当然绝密的消息我没有告诉他,比如说中国足球很臭。我说,我告诉你们足球怎么踢,一边是11个人。说完了给孩子们做示范,我把足球放在一个位置,往后退了两步,飞起一脚,就把足球踢到牛圈里面去了。那个足球沾了很多牛粪,我就把球拿到水边洗干净了,摆在那儿让孩子们接着玩。孩子们排着队来踢,每个孩子踢完一脚都把这个足球拿到水边洗一遍,他们认为这就是足球的规则。

 那天我流泪了。我说我们离得不远,我们是一个国家的人,我们少看一场世界杯比赛都会觉得特别辛酸和遗憾,可是这些孩子连足球是什么都不知道,这叫什么公平?

 我跟很多乡村教师谈,发现老师们都在想办法提高自己的能力,扩展自己的视野,他们无意之中就会给孩子们谈到城市和农村的差别。我就在想,也许这些孩子通过老师就了解了城市是怎么回事,也许就在心灵里仇恨这种不公平、仇恨城市。那么将来我的女儿和他们的女儿,我的孙子和他们的孙子走到一起,就会有没完没了的纠纷、恶性事件。这不仅是对我的孩子和他的孩子不好,这是对整个国家不好,我们就没有和谐可言。

 所以我想,我一定要做一个基金,一定要做乡村教师培训,如果我们乡村老师的境界都提高了,一个乡村老师就能影响几十个孩子、上百个孩子,不给他们播撒仇恨的种子,给他们播撒真善美的种子。那么再过十年二十年,就算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甚至可能因为经济模式不够科学而退步,都没有关系。为什么?因为人和人是在和谐的状态下生存。

 我们做的乡村教师培训在北京是15天,在上海可能做10天、15天或20天。用这些时间让我们的乡村老师都成为一流教师不现实,所以我建议我们乡村教师培训的时候不要做教学方法的培训,怎么教语文、数学,来不及!我们应该做教育方式的培训,教书育人,我们不教怎么教书,我们教怎么育人。

 市民不等于公民

 也许我们乡村老师培养的这些孩子没有几个大学生、没有几个硕士,甚至一个博士都没有。但是我觉得他们可以培养出一批又一批合格的公民。一个国家的强大就看他公民数量的多少。坦白地说,我们现在14亿人口里的公民数量非常少,绝大部分是由市民组成的。

 我想和大家探讨一下公民和市民的区别。什么叫公民?公民是有权利和义务的,公民最大的权利是监督政府。我们经常会觉得政府是管我们的,错了!政府是为我们服务的。这不是我的发明,这是世界文明发展到今天的结论,在政府工作报告里温家宝总理讲了要建服务型社会,因为它花的是纳税人的钱。那么合格的公民要会监督政府。

 第二,合格的公民要交税,是纳税人,我们的确是每天都在交税。先进国家比如说美国、加拿大,你去买东西的时候他是让你把税钱单独交出来。这个东西标价19.99元,但是你付账的时候交21元,为什么?19.99元是这个商品的价钱,剩下是税钱。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方式,它在提醒你,你是纳税人;在提醒你,你又交了一笔税。你天天都在交税,那么当然有权利去监督政府、约束政府。政府每花一笔钱,如果是我们纳税人的钱,就要经过我们同意。我们要把公民都培养成有这样意识的合格公民,他们不是每天怨天尤人,而是交税然后监督。他们选举出来政府执行人,在花纳税人的钱时,不该花的绝对不能花。要让政府花钱没有那么容易,没有那么方便,这是社会文明程度的表现。

 法国办冬季奥运会的时候,它搭建的那些看台非常漂亮,那是可拆卸的。开幕式还没有开始,下届冬奥会的承办城市已经把这些看台什么的都预买走了。等开完冬奥会,旅游团再去参观,体育馆没了,已经拆了卖给下个城市,准备办下届冬奥会了。这是因为他们的纳税人和政府的关系非常正常,才会出现这么低碳、环保、经济、省钱同时又这么有脸面的方式。

 我们每一个市民要培养自己的孩子成为公民。咱们这一代来不及了,我们每一个乡村教师要把自己的孩子培养成公民。

 刚才我们说了纳税的关系。公民还有一项权利:爱你的祖国。我们现在也经常唱国歌,举行升旗仪式。但是,我们的孩子爱祖国吗?如果给他两个选择,一个是祖国,一个是李宇春,你猜猜他会爱谁?说不准。

 爱国是一个深入人心的教育。我在迪士尼乐园看见过一幕,一个美国的胖小子吃着汉堡包在那儿玩,穿了一个大裤衩,上面印着美国国旗,他吃着走着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下,就把他的国家坐在底下了。我就说这个国家太自由了,自由到可以侮辱国旗。后来快闭园了,迪士尼有一个降旗仪式,奏了一段音乐,有一个两鬓斑白的退伍军人上去降旗。这个时候游乐园里所有的人都站得笔直,我就看见那个美国的胖小子用手捂着胸,在唱美国的国歌,那一刻我又感动了。我知道他爱这个国家不是一个形式,他是发自内心的爱。但是有时候我们唱国歌、我们升国旗还真就是一个形式。真的,我们要培养我们每个公民爱这个国家。

 过去我们的国民教育出现了问题,怎么爱国家呢?我们过去的公民教育是:不要对这个国家说三道四,拣好的说就叫爱这个国家,家丑不可外扬。错了!真正的公民是有责任感的。他不是光说这个国家好才叫爱国,指出国家和政府运作过程中的毛病也是爱国,一定程度上讲更爱国。我们应该想办法容纳这种声音,能让这种声音出来。

 教育大过教书

 教书的技巧可能对老师来说很重要,但是我觉得教育的方式更重要,为什么?教书可能是培养才子,而教育是培养公民的。教育是由三部分组成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而人的健康也是由三部分组成的,身体健康、心理健康、社会适应情况良好。这是联合国的标准。

 现在中国的教育千军万马只有上大学这一条独木桥,是教育资源缺乏导致的。我觉得这会出现很多问题。如果我们的教育方式再不得当,那就真的后患无穷。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我的母校北京广播学院动不动就有一个硕士、博士跳楼了,这是什么成本呢?国家培养一个这样的人得花多少钱,父母把他养这么大要花多少心血?因为屁大一点事就跳楼了。所以除了身体健康,还有心理健康!在座的家长责任特别大;我们在座的乡村老师责任特别大。再过十年二十年这个社会有没有进步、这个社会会不会真的和谐、这个社会会不会真的稳定,就是在检验你们教育和教学实力。所以我们每个人担子特别重。

 现在是一个张扬个性的时代。我们已经办了三届乡村教师培训了,我记得刚开始办的时候,孩子们把乡村老师请到北京,好多人就问我:你办这样的活动没想过它的副作用吗?乡村老师看完城市的生活是这样,他们还能安心在乡村待吗?你不是破坏教师队伍吗?

 我说,我不是这样想,我认为如果一个乡村老师禁不住这样的诱惑,他早晚会离开这个岗位,他不一定等到北京、上海吸引他才离开,也许一个镇、县城、地区就能吸引他离开,另一个地方多给50块钱就可以吸引他离开岗位。没有关系,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尊重每个人的选择,这是文明社会。但是我们培养50个、100个乡村教师,如果有1个人在这个培训过程中受益,他就会影响几十个、上百个孩子,这个事情就值得。

 第二,经过这个培训,乡村老师不想当老师了,去打工去干别的,也会不一样,因为他受过了培训。什么叫合格的公民?可能有一点刺耳大家别不爱听,有的人当大官、有的人在小区里当保安、有的人在街上扫垃圾,这是社会分工,但是它需要的都是合格的公民。你不希望你们小区里开电梯的是一个服务态度很好、很有教养的阿姨吗?你不希望清扫小区的员工是一个很有职业素养、知道怎么把小区打扫得干干净净而不是对付的人吗?你不希望他们是由这样一群有文明有素养的人组成的吗?

 我们现在还没有到真的文明社会,文明社会是没有职业歧视的。我采访了美国的前教育部长,教育部长的职位不低了,住的别墅花园洋房非常好。他的邻居是个修下水管道的水管工,蓝领,但收入并不低,社会地位也不低,房子跟他的一模一样。我说,你是教育部长,你能不能随时跟他说:“哎,我们家下水管道坏了,你来给我修修?”他说,绝对不可以。为什么?他有他排的维修单,有他先来后到的顺序,不管你是教育部长还是副总理,排到你才是你。而且如果约好早晨8点钟到你们家去修,去你家你不在,对不起,你重新排队。

 他们培养孩子也有各种各样的方法。我采访过一个美国的卡车司机,他的卡车非常漂亮,里面有厕所,还有洗澡间,像一个流动的家。我说你什么时候有了这个理想要当卡车司机?他说六岁。然后就一直奔着这个目标努力。他六岁想好了要开卡车,就不一定非得上哈佛大学了。他上汽车职业培训学校、汽车修理学校、汽车制造学校,可以学得非常精通。我问,你为什么要当卡车司机呢?他说:“我想走遍整个美洲。”他开着这个卡车运输的过程中看着美好的风景,特别快乐。他半辈子就做这个事,把整个美洲都游览了一遍,然后再选择做下一个职业。他是没有受到职业歧视的。

 (本文为崔永元2010年8月在上海华东师大为云南乡村教师与上海民工子弟学校老师做的主题演讲,有删节)

 注:本文详见2011年第12期《中国企业家》。  

上一篇:蔡为民:让“限售”取代“限购” 如何
下一篇:向松祚:中国迫切需要一次“金融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