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云南新闻网首页 > 正文
安宁三国宝
编辑:赵曦 发布时间:2011-12-23 09:34:16

  曹溪寺

  位于温泉镇葱山(又称凤城山)东麓,西枕山岭,东俯螳螂川,是昆明地区一处文物古迹荟萃、林泉景色宜人的游览胜地。

  据说,唐初佛教禅宗第六祖慧能法师之弟子,从广东韶州(今韶关)溪水口的曹溪宝林寺(今称南华禅寺)来此建寺,传布禅宗教义时,看到这里的山川景致颇似韶州曹溪,遂得寺名。虽传说出于附会,不足信,但曹溪寺与宝林寺法门同宗,其间的渊源关系是显而易见的,故有滇中著名禅林之誉。

  曹溪寺始建于南宋大理国时期,后渐倾颓荒废①。至明嘉靖时,杨慎见寺内已杂草丛生,断碣残碑,一片荒凉,使佛土净地,变成鬼域魔宫。嘉靖三十一年(1552),僧人道成集资重建(见《宝华阁记》碑)。清康熙三十年(1691)云南巡抚石文晟、按察使佟世雍重修;同治八年(1869)再毁于兵灾;光绪七年(1881)“住持续慎募修”。(光绪《云南通志》)。

  曹溪寺历经沧桑,几度兴衰,大部分建筑已是晚清所建,惟大殿建筑,形制古朴,其构件尚保存着宋元建筑风格,引起了国内古建筑学家的关注。建国前后,曾有梁思成、刘敦桢和宋森才等专家考察过曹溪寺大殿。刘、宋二人发表了考察报告,认为现存曹溪寺大殿是元代建筑,有人则认为是明或清时仿宋重建的。②

  寺从西向东,占地面积2370平方米。依山势而建,可分为3个平台,逐台递升。沿中轴线上,依次有山门、天王殿、大殿、后殿,以及大殿月台南北两侧的配殿、廓房、钟楼、鼓楼等建筑。寺院布局严谨,高低错落,井然有序。

  大殿基座高1.5米,设石阶11级,为抬梁式木结构,彻上明造,落架较低,通面阔12.3米(五间),通进深11米(五间),明间、次间均设有格扇门,四周为外走廓,重檐歇山顶,黄琉璃亙剪边,屋顶举折较陡,翼角起翘大,出檐深远。平梁上不用蜀柱,用枋木层层叠垒,以承托脊桴。檐内外皆有硕大斗拱,疏朗古朴。正门前,悬挂着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云南按察使佟世雍题书的“天涵宝月”4字木匾。关于“天涵宝月”的由来是,在大殿的上下檐间正中,设有一圆孔,直径41厘米。相传,每逢甲子的二、八月十五日夜,若天气晴朗,月光透过大殿上的圆孔,直射殿内佛像的额头,随着月亮冉冉升起,月光沿佛像鼻梁徐徐下移至佛像肚脐为止。这就是被称之为“天涵宝月”或“曹溪映月”的奇观。据雍正《安宁州志》载,此“奇观”在每年二、八月十五日夜都能看到。其实,这种“曹溪映月”的奇观并不“奇”,面向东方的大殿,在特定的时间和条件下,日光或月光均能透过圆孔照到佛像上。因此,有人在1921年(癸亥)和1990、1996年3月19:21时分别观察到了“曹溪映月”和“曹溪映日”的景观。③

  寺内现存的珍贵文物有:

  西方三圣脱纱像 位于大殿正面神坛上。阿弥陀佛像居中,高约3米,其左右为观音和大势至像,各高2.8米。3像通体贴金,为明代作品。④

  华严南海三圣木雕像 位于大殿神坛壁后。中为观音像,其左右为文殊和普贤像,各高1.4米。均结跏跌坐,宝冠华服,璎珞遍体,细腰圆腹,舟形背光,莲花座。雕工精细,造型优美。经鉴定,为宋(大理国)时期的遗物。⑤

  大黑天神铜像 在大殿右配殿内。像高1.5米,三面六臂,面目狰狞,身佩髑髅串,白牛座已损坏。铸造于清康熙年间,是云南仅存的一尊大黑天神铜像,系密宗护法神之一,梵语:“摩诃迦罗”,在云南多奉为土主神祭祀。⑥

  碑刻现存明、清碑刻共19通,多收集于碑廊内,天王殿左右侧及后殿亦有分布。其中有杨慎撰写的《重修曹溪寺记》和《宝华阁记》、朱由检(崇祯皇帝)题书的《松风水月》、以及马声题书的《护花诗碑》、云贵总督巴锡撰写的《修曹溪寺后殿碑记》等具有史料和书法艺术价值的碑刻。本志第四章多已收录。

  大殿前左右两侧有优昙和古梅各一株,其树龄有助于寺史的研究。相传均为元代所植。关于这株优昙花树,明代杨慎在《宝华阁记》碑文中已有提及,云:“优昙琪树,钵罗宝华,天宫分种”。将其视为“佛花”。明末,徐霞客游曹溪寺,对寺内的优昙树也有记述,称:“观优昙树,……其高三丈余,大一人抱,而叶甚大,下有嫩枝旁丛,闻开花当六月伏中,其色白而淡黄,大如莲而瓣长,其香甚烈。”这株优昙树,后遭砍伐,但至清初,发现原树根上又萌发新枝。康熙三十三年(1694),范承勋为这株继发的优昙树建“护花山房”加予保护,精心护养,存活至今。“优昙”属木兰科山玉兰,常绿乔木,枝叶似枇杷树,每年5—7月为花期,白色花朵,清香四溢,是观赏价值较高的庭园绿化树,现在昆明的一些街道和公园内均有种植。寺内的古梅又称“元梅”,树干老枯结块,斜卧于石,其中一枝已经枯死,另一枝生机勃勃,枝叶繁茂,每当岁寒盛开,花香扑鼻。

  寺北里许有一月牙池,池水清沏,每日早、午、晚3个时辰,泉水各潮涌一次,被誉为“三潮圣水”,明清时为“安宁八景”之一。位于寺东南的珍珠泉,泉水干洌清澈,水泡冉冉浮升,犹如串串珍珠,饶有情趣。

  2006年,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安宁文庙

  位于连然镇连然街中段(今市博物馆内)。据《重修安宁州文庙碑记》载,安宁州文庙创建于元成宗大德六年(1302),明宗天历元年(1329)毁于兵燹,至元三年(1337)宣威将军、中庆路达鲁花赤当道闾主持重建。① 又据地方志载,经明永乐元年(1403)、宣德二年(1427)、天顺元年(1457)崇祯二年(1629)及清康熙五十五年(1716)等多次重修扩建,安宁文庙已建成占地面积约4500平方米的宏大规模,当时有文明坊、照壁、泮池、金声玉振坊、棂星门、大成门、大成殿、崇圣祠,以及东西两院、黉门、乡贤祠等7进6院共22座建筑物。至今,文庙大部分建筑已无存,仅存主体建筑大成殿和崇圣祠。

  大成殿坐北向南,为抬梁式木构架,面阔五间(16.6)米,进深三间前后出廊(14米),单檐九脊歇山顶,脊高10米,檐口为琉璃瓦剪边。殿内中间采用减柱、移柱做法扩大空间。此殿建筑之精华在于粗大疏朗的斗拱,外檐当心间有二朵斗拱,次间一朵,稍间无。前檐斗拱出双下昂五铺作计心造,里转六铺作重拱出三秒计心造。内檐斗拱均为三跳六铺作计心。②我国著名古建筑学家刘敦桢认为,安宁文庙大成殿的昂、拱卷杀式及正心缝与跳头上仅施单拱,遵循宋、元法制。③因此,大成殿斗拱的卷杀式样,除清康熙年间翻修时,局部又些改变外,总体上仍保持着宋、元时期的建筑风格,是云南现存最早的木结构建筑之一。

  崇圣祠 位于大成殿之北13.7米。清雍正元年(1723)建。为抬梁式木构架,面阔五间(16.12米),进深五间带前廊,明间及两次间均设有格扇门。单檐硬山顶。

  庙内保存着元、明、清时期的碑刻10余方:元碑有《圣旨碑》、《重修安宁州文庙记碑》(详见本志第四章《碑刻》);明碑有《御制儒学箴碑》、《重修明伦堂记》、《重修尊经阁记》、《去思碑记》、《科举题名碑》、《题名碑》、《题名碑记》、《购置学田碑记》,以及清碑《张公德教碑记》等。

  大成殿前有一对石狮,原置于遥岑楼东门两侧。1985年楼遭火焚,石狮移置今址。石狮为红砂石雕成,一雄一雌,各高2米,长2米。雄师口含一珠;雌狮闭口,前脚护一小狮,刻工精湛,雄伟壮观,为明代石刻艺术佳作。

  2006年,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王仁求碑

  碑立于县街镇小石庄村西的葱蒙卧山王仁求墓前的碑亭内。武周圣历元年(698)立。明正德《云南志》有著录。清雍正《安宁州志》录碑全文,乾隆五十二年(1787),时任云南布政使的金石学家王昶查阅志书,遂派人寻找王仁求墓,因墓而得碑,一经他的传拓、考释,此碑大显于世。

  前人为此碑作跋者有钱大昕(见《潜研堂金石跋尾》卷五)、洪颐宣(见《平津读碑记》卷五)、王昶(见《金石萃编》卷六十二)、阮福(见《滇南古金石录》)、李根源(见《景邃堂题跋》卷二)、由云龙(见《定庵题跋》)、方国瑜(见《云南史料目录概说》第三册)等十余家。

  碑为半圆首,红砂石质,赑屃。通高4.01米。碑身高2.03米,宽1.17米,厚0.355米。碑半圆首,高1.09米,径1.34米,上雕有双龙及一佛龛,龛内刻二佛像(头部已毁);额题刻:“大周故河东州刺史之碑”5行10个楷书大字。碑文34行,行17—51字,计1634字。楷书。闾丘均撰文,王善宝书丹。

  关于王仁求及其子王善宝的事迹,不见史书记载,明正德《云南志》有传,皆摘录于碑文。从碑文中可知:王仁求,生于唐太宗贞观四年(630),卒于高宗咸亨五年(674),安宁郡人,祖籍山西太原,因迁移的缘故,在安宁已有十几代了。唐朝授其为“使持节河东州诸军事、河东州刺史、加上护军”的官职。碑文在叙述王氏父子统治下的河东州时称,“……训以生聚之方,开其财源之道,颛川泽之利,管山林之饶。内足以养老敬孝,外足以事上供税。力役齐平,教化清静”,“庶心咸服,异俗争归。”其文虽有过誉之辞,然而仍可看出这里农奴耕种的土地属大小封建领主所有,除向领主纳税外,尚能自给自足,生活较为安定。因此,旧方志称王氏父子“有治绩”。

  王氏父子与唐王朝保持着密切的臣属关系。碑文云:“初以将来,宠于大国,以和其民人,招慰奏置姚州以西二十一州,俾睦其德。”有说:“人皆响慕中国,堪置郡县,比之内地”。据两《唐书》载,王仁求曾奏请朝廷置姚州都督府,高宗麟德元年(664),朝廷下令王仁求助唐治理属州。此事碑文所载与史书相符。碑文还记载了咸亨三年(672),以阳瓜州(今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北)刺史蒙俭为首的大姓贵族的叛乱,唐王派姚州道总管李义率大军平叛。唐军虽获得了某些胜利,但“元凶莫惩,未得全胜,后由于王仁求出兵助唐作战,才使叛乱得以平息。”王仁求助唐平叛之事,史书未载,碑文可补正史之不足。

  碑文作者闾丘均的生平事迹,两《唐书》均有简略记录,说他以文章著称。约在景龙中(708),为安乐公主所荐,拜太常博士,后从唐九征为管记,著有文集。明谢肇涮《滇略》云:“闾丘均成都人。与陈子昂、杜审言齐名。武后时,为博士,罢官流寓南中,碑碣多出其手,而《西爨王碑》,其所撰也。”他的诗文很受杜甫推崇,曾有“世传闾丘笔,峻极逾昆仑”、“凤臧丹霞暮,龙去白水浑”的诗句称赞他的文章。从王仁求碑可看出其词藻斐然,文理通达,是一篇优美的散文。它是闾丘均不可多得的遗作。

  碑文书丹者王善宝是王仁求之长子,袭父职。武则天女皇对他十分器重,曾召他到长安“宿卫”,封为“云麾将军、行左鹰扬卫翊俯中郎将、使持节河东州诸军事、河东州刺史、上轻车都尉、新昌县开国子公士”。他的头衔比其父多。《新唐书·张柬之传》载,垂拱四年(668),王善宝曾与昆州刺史爨乾福联名奏请武皇复置姚州,意在继承其父之功业,以表示对武皇的忠诚。闾丘均称赞王善宝“音仪朗乎秋月。词令润乎春云”,是一个汉文化修养颇高的人。他的书法“颇得唐人笔意,很有初唐风韵”,深受书法界的喜爱,是云南碑刻中有名可传的第一个书法家。

  碑文中有不少异体字,其中的“禾 ”(天)、“ ⊙”(月)、“ 初”(初)、“圀”(国)、“埊”(地)、“乙”(日)、“圣 ”(圣)、“年 ”(年)及未行的“月”(月)等字为武周时在全国推行的改创文字;另有“刾 ”(刺)、“囙 ”(因)、“幙 ”(幕)、“廿廿 ”(四十)、“闭”(闭)、“寔 ”(实)等异体字为民间俗写字。这些异体字中的“圀”字一直沿用至大理国时期。由此可见唐文化在云南传播之迅速、影响之深远。

  此碑不仅是地方史研究的重要资料,而且也是内地与云南之间文化交流,以及武则天对云南的民族政策等方面研究的重要资料。

  2006年,国务院公布为国家级重点文保护单位。